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.mo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天里的噩耗  

2010-01-14 23:09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今天晚上,贵阳的王梅在北京给我来了电话,告诉我一个噩耗:她刚刚离婚一年的丈夫----我十九年的老大哥、好朋友张军在广州已经肺癌晚期,医生对他的生命判决只有一个多月了,而且已经到了无法言语、无法提笔写字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   我和张军是在1991年通过王岩认识的,那时,王岩、张军、宋学斌和我,作为当时海南省农业高技术联合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农高投”)向万通集团过渡时期的公司海南万通企业有限公司的搭档。当时冯仑是董事长,王岩是总经理,我是常务副总,宋是办公室主任,只有张军没有职务。公司组建以后,王岩一直在三亚盯着当时的一个副市长拿鹿回头的一块地,我和宋坐镇海口,而张军忙着云南、广西和贵州的事情。在这个期间,由于张军有三个多月没有回海口,也没有和公司的任何人联系,在公司里有很多人开始对张军产生了种种怀疑和猜测:有猜测他从云南去了缅甸贩玉,可能在哪里出事了;甚至冯仑都怀疑他是不是去缅甸贩毒出事了。在这个期间,张军究竟在干什么?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 三个多月后,张军突然回到了海口,原来,他一直在贵州做事情,只是在事情没有做完时,他不想把所做的事情告诉任何人。这三个月里,他做了哪几件事情呢?1、茅台酒厂的股份制改造;2、贵州省国际信托公司的收购;3、贵州省航空公司的兼并。这几件事情当时在中国来讲,无论做成功了哪一件事情,在中国都是开了民营企业收购或兼并国有企业的先河,而他却已经把事情在省里的要害部门都搞掂了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茅台酒厂的股份制改造因为轻工总会的抵制而流产,国际信托因为当时的女董事长阎建红的百般阻挠,处在一个极其艰难的状态。后来,阎建红被官方枪毙了。枪毙了阎建红后,省政府的一个秘书长向明旭接管了阎建红的职务,一年后又被政府处置了。在处置了向明旭后,省政府又开始了和万通的新一轮洽谈。但是,这时候贵州的机会已经失去了。虽然这两个项目一个没有成功,一个非常艰难,但是,贵州省航空公司是实实在在的兼并完成的。记得签约的时候,万通高层的全部人马几乎都去了,在酒会场面上,那天我拿着酒瓶到处敬酒,一个人干掉了两瓶多的茅台。这件事情直到前年王梅来重庆的时候,说起来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 随着万通企业集团和万通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成立,万通开始了新一轮的人力资源整合,结果,在九二年的年底,王岩和张军都被整合出局了,但是,后来他们俩在北京时还是在万通进进出出的,最终还是都离开了万通,张军去了南方,一直在广州做事情,期间我们时常有电话联系。2004年,他到重庆来送王梅的女儿到解放军通讯学院来就读,在重庆他住了有一个礼拜,就住在我当时在大公馆的家里,每天他对酒的嗜好已经不是当年我们在海南时候的喝法了。那时候,在海口,我们四个人的酒量每个人基本都在两斤左右。记得在集团聚会的时候,我们四个人把整个集团的人都喝翻过。可现在张军的酒量不行了,差不多四两酒后便开始讲话不着调了,可他每天从中午开始喝,可以喝到晚上,然后再继续喝,又可以喝到宵夜,接着再喝。我在想:那时候他的身体应该已经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 去年春节后,有一次王梅给我来电话告诉我:她和张军离婚了。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极其的意外,但也无奈,毕竟这是他们俩之间的事情。王梅,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兄弟们都很尊敬她,由于张军比我们都大,所以我们除了管张军叫大哥以外,都叫她大嫂。她的父亲原来是解放军14集团军的后勤部部长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曾经在茅台酒厂当过军代表,因此,他们家里的茅台酒很多。特别是为尼克松访华准备的48°半斤装的茅台酒,一直到92年我去贵州参加贵州省航空公司兼并合同签约仪式的时候,张军和王梅请我到他们家去做客,那时候他们和老爷子老太太都住在干休所里。那天,老爷子把最后一瓶48°茅台酒拿出来给我喝了。王梅原来是省体工队的射击运动员,结过一次婚,有一个女儿。后来张军和王梅结婚后,又有了一个女儿,张军和前妻也是一个女儿,可能和王梅的女儿差不多大,因为王梅的女儿来重庆读书的时候,张军的大女儿也正好在厦门大学读书,好像读的是国际经贸专业。

       张军自从去了广州后,可能不太顺,因为我在07、08、09年先后多次去过广州和深圳出差,每次去我都会给他打电话,想约着一起喝喝酒、聊聊天,但是,都没有约到他,更没有见到他,现在想想,要么当时他的身体已经出问题了,要么就是不想让我看到他尴尬的状况,总之,我感觉非常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 今天,听到王梅给我电话告诉张军病况的时候,我几乎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一样,怎么会呢?怎么会呢?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?我无力来帮助他的身体病况的变化,我只能祈求老天能保佑我的这位大哥,但愿会有一个好的安琪儿出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